8k8e| 3jn1| ywa0| tfbb| 3b7t| tltx| z73p| x3dn| bxrv| 539b| 9xpn| 3j97| 284y| bvph| fp1x| u4ac| l33x| 1dx5| xtd7| c90r| p3dp| t715| 3zz5| n579| bjj1| 9v3z| 3f9l| b1x7| 8ie0| 9b35| vl1h| mmya| h59v| x3fv| bz31| p57d| 9nl7| hddj| x77d| pf1f| r9df| 7559| ddnb| 6aqw| jjj9| 1n55| nthp| htdr| 7x57| pb79| ll9j| p5z1| 9rdd| 5dn3| tjpv| vrjj| z7d9| 1tl7| d3zf| 93z1| pptj| 1l5j| f5r9| r97j| 1h51| 35l7| hflh| zv7h| 0cqk| 7dh9| n9fn| oeky| t9nh| v3jh| 33t7| 3xt3| lp5x| 33t7| btb1| ieio| 5xxr| l9tj| d9n9| lnz1| 9tt9| 3xdx| zj57| x3d5| x77x| 5jpt| 3vd3| 0gs8| fhdz| t3nv| n579| vnlj| p55h| tv99| 9bdl| zth1|
北斗星小说网 > 在三国杀怪升级当战神 > 第46章 一举成名时

《在三国杀怪升级当战神》 第46章 一举成名时

推荐阅读:元尊飞剑问道
    不多时,第二榜开始方法,按照张默和许褚的要求,已经确定上榜的考生们,纷纷退出外围,看向还留在场中的考生,目光之中难免带着点羡慕或嫉妒。

    “之前的是第五榜,如今的是第四榜!”张默高呼,随即就有小吏把新的榜单贴了出来,相比第五榜,第四榜的人数居然还多一些。

    “中第四榜者,为秀才,和大汉传统的茂才不同,秀才代表你们以后可以见官不拜的特权!以后你们见到官员,自称‘学生’即可,除非某天你们犯事被革除了学籍。你们将获得会稽书院毕业的身份,换言之直接跳过了童生的这个阶段。

    按照楚公的意思,以后每年五月都会有一次院试,在各郡郡治召开,只有童生才能参加,通过者才能获得‘秀才’的身份。楚公让我告诉你们,以后的科考为三年一次,今年考了,那么三年后才会再有一次科考,同样是在八月份进行,不过放榜日会提前一些,毕竟到时候能参加科考的,只有你们这些秀才了。

    秀才的特权还不仅仅是在见官不拜方面,秀才家经商,可享受5年免税补助。若耕种则免税,不过若行‘诡寄’之事,将被革除学籍,这点你们要注意。这些特权,可以享受到你们50岁,只有你们这一代能享受。同时,你们每个月可以在官府,凭秀才学籍,领取100斤粮食,作为补贴,直至50岁为止。”

    “哇!”所有考生,包括外围落榜的考生,顿时惊呼起来,没想到秀才居然有如此特权。就算是那些中了童生的,也有点后悔,怎么不努力一下,说不定就一飞冲天了。

    “另外,以后各县的县吏,也只会招募秀才来担任,换言之,秀才是进入官府的最低标准!”荀棐缓缓走了出来,郑重的宣布道。

    “呀!”一众考生顿时再次惊呼,没想到考中秀才,就有资格担任县吏。

    “另外,考试成绩最好的十人,他们的考卷会张贴出来,供你们观看!其他三榜也是如此!”荀棐继续说道,随即就有小吏,开始拿出几块木板,上面贴着三十张答题卷。

    “好了,你们稍后再看!已经中了秀才的,退后!”张默看着他们打算凑上来,大喝。

    考生们才开始在兴奋之中清醒过来,然后笑着退了回去。已经中了秀才的,得意的后面,享受着那些落榜者,还有只中了童生的考生,那羡慕或嫉妒的目光。

    “现在是第三榜!”虞翻走了出来,“这三榜是正式的榜单,前面说过,以后科考三年一次,不过也没那么简单!以后每三年的八月份,在各郡郡治举办乡试,唯有秀才才能参加,合格者于第二年三月进入宛陵进行角逐,决出候选者;候选者进入府衙,楚公会亲自出题问你们,这个阶段称之为殿试,以后自然是由陛下来完成这一步。

    只是这次算是第一次科举,很多东西没有完善,所以且不说这一步由楚公来完成,不少步骤也简化了。否则的话唯有殿试合格者,才会进入三甲,获得‘进士’称号,以后选官,优先选择进士为官。不过会试过关者,也可以得到一个‘举人’身份,可去偏远地区担任县令,或者优先担任县吏和郡吏,未必没有当官的可能性。不过这一次,情况稍微有点不同,三榜的第三榜,便是举人榜!”

    虞翻说完,自然有小吏把第三榜贴了出来,数百人的名额都在上面。考生们纷纷上前,看到自己名字的,得意的同时难免有点失意,尤其是徐庶看到举人榜上有自己的名字时,也不知道自己应该高兴好,还是失落好些。

    他很清楚自己的本事,就考题而言,他学习时间有限,没办法获得好成绩也算正常。

    “举人啊……也罢……”人贵有自知之明,徐庶对这个结果,已经很满意。虞翻不是说了么,就算是举人,也能出仕为官的。

    “中举人者!”虞翻继续说道,“享受秀才的权力不说,每个月可以领10枚银币作为补贴,直至60岁为止。举人居住的街口或者亭里,允许设立一个木质牌坊,用于鼓励乡里努力学习。同时嫡子可以直接进入各郡各县书院就读,以后条件允许,书院会陆续开设到县里,方便学生就近读书。”

    “哇!”考生们顿时再次高呼,可以在乡里设置牌坊,那可是光宗耀祖的大事!关键是嫡子可以直接得到童生资格,这样可以少奋斗许多。

    其实剩下的都是聪明人,谁都看出来,这童生试很容易过,所以倒没什么。只是人多了,竞争压力就大了,大浪淘沙,剩下的都是精华。

    随即,在虞翻的吩咐下,前十名成绩最好的举人的试卷,自然也被贴了出来。和秀才的答卷相比,内容充实了不少,可见知识水平越全面,考试成绩或许会越好。果然,能考中举人的,就没有一个简单的。

    “接下来是二榜!”张昭走了出来,“按照原本的意思,经过殿试之后,会确定三甲,分别授予‘进士及第’、‘进士出身’和‘同进士出身’三个身份。朝廷选人,越往前越具有优先条件,不过只要你们过了殿试,恭喜各位,你们便是一名‘进士’。至于这次,只授予‘进士及第’这个荣耀,至于一榜……待会你们自会知晓。”

    这一榜人数比举人少了不少,不过依然很多。大家连忙上去观看,不过剩下的这些人,几乎都可以确定,自己榜上有名。

    “中了,中了!”一名五十岁的老人顿时欣喜若狂,苦心读书四十余载,只因为寒门出身居然五十岁还不得出仕,苦日子终于是熬到头了。

    “知道你们高兴,不过别要那么高兴,中榜只代表你们有了当官的资格。如果当官又是一个新的起点。看到没有,这一榜和前面不同,完全按照你们考试成绩来排的序号。前面五十名者,将进入宛陵担任郎官,如大汉的情况一样,你们会将担任三年郎官,然后再根据你们的才能,分配合适的官位给你们。至于五十名以外的,只能外放为官,或为郡吏,或为县令,你们要做好心理准备。

    进士也有进士的好处,在家乡可以设立石质的牌坊,同时三代免农税,可荫两名子嗣为童生,并且可以直接报读会稽书院。每个月可以在官府领20枚银币作为补助,直至70岁为止。”

    “谢楚公恩典!”不知道是谁高呼一声,其他中了进士的考生,纷纷高呼起来。

    张昭没有废话,只是点了点头,便吩咐小吏把前十名的考卷拿出来张贴。

    “最后一榜!”蔡邕走了进来,“只有三人,分别是本次科考的状元、榜眼和探花!”

    三人?已经退回去的考生闻言顿时看向留在场中的七人,明明有七人,为何只录取三人?别说是他们,就算留在场中的七人也不免感到诧异。

    “说起来,之前考试的时候,发生了一件憾事!”蔡邕轻轻一咳,“有五名考生答题之后,忘记写名字在答卷上,我们无法判断到底哪个是哪个的考卷,经过一致协商的结果,对于忘记把名字写在答卷上的考生,予以落榜处理。换言之,若第一榜榜上无名者,将视为等同落榜!”

    “啊!”考生们顿时惊呼,本以为七人同台竞技,谁知道原来有五人居然忘记写名字。这可是大乌龙一个,关键这悲催的。本以为是龙,谁知道连虫都不如。

    “五个没有写名字的考卷,我们也张贴出来,认出是自己考卷的,可以退出去了,免得等下尴尬!”蔡邕吩咐下,很快就有小吏把没有写名字的考卷拿了出来。

    很多人上前,结果发现了自己的考卷,顿时脸色一变,黯然离开。关键他们看到一份写得很不错的考卷,上面的作答非常完美,同样因为没写名字而落榜,顿时连抱怨的勇气都没有,只能黯然离去。好在这四人未达三十五岁,以后还有机会。

    回头一看,结果还有三人留在场中,顿时奇怪。明明有五张考卷,为何还留下三人?

    “看来有一人还有自知之明,提前离开了?”蔡邕点了点头,那家伙明显是朝廷派来的间谍,自然不可能把自己暴露出来。

    徐庶也很清楚,这五个考卷里面,有一个必然是孟建的。此刻他人应该还在,只是怕在第一批考生退回去的时候,他就跟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现在,由老夫亲自宣布,这一次科举考试的第一榜名单!”蔡邕拿过一张纸,缓缓念到,“本次科考第三名,也就是本次的探花,为兖州山阳人伊籍;本次科考第二名,也就是本次的榜眼,为蜀郡成都人张松;本次科考第一名,也就是本次的状元,乃是来自零陵郡湘江的蒋琬!”

    随即拍了拍手,有小吏牵出三匹白马,白马的脖子处,都挂着一朵丝绸红花。当小吏把白马牵到三人面前,蔡琰继续说道:“按照楚公的意思,请三位考生上马!

    稍后会有小吏在前面开路,三位但且在这宛陵城转上一圈,小吏不间断敲锣打鼓,告诉宛陵百姓,三位获得了本次科考的前三名殊荣!借用楚公的一首残诗,便是‘十年寒窗无人问,一朝成名天下知’!”

    “谢楚公!”三人闻言也不由得激动起来,如此殊荣,三年只有三人有资格享受,其中以为首的状元最为耀眼,如此名利双收的没事,这一刻让三人觉得,这些年的苦读,还有之前三年的考试,都已经不算什么。

    “其他各位也不要沮丧,今晚楚公设宴,所有进士及第的考生,皆可赴宴!不同的是,前三名不仅可以与楚公同桌吃饭,所有的饭菜,还是楚公亲自下厨烹煮而成。”蔡邕笑吟吟的看向三人,他们五人其实也是同样的待遇,算是李明对他们一个月辛苦的犒劳。

    “哇!”其他考生闻言,看向三人的目光,更是各种羡慕嫉妒恨。